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杭州视窗 > 新闻 > 财讯 >

巴菲特的灵魂导师,成长股投资之父

发布时间:2021-04-25 19:20   来源:未知    作者:平平

成长股投资之父
费雪1907年出生于旧金山,父母均是各自家中众多儿女排行最小的,父亲是个医生。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股票市场的存在以及股价变动带来的机会。
 
费雪与祖母特别亲近。他上小学时,有一天下课后去看望祖母,恰好一位伯父正与祖母谈论未来工商业的景气,以及股票可能受到的影响。两人虽然只讨论了10分钟,但是费雪却听得津津有味,费雪后来表示:“一个全新的世界展开在我眼前。”
 
1920年代是美股狂热的年代,十几岁的费雪开始买卖股票,他亦赚到一点钱。然而他父亲对于其买卖股票的事情很不高兴,认为这只是赌博。
 
1928年费雪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1928年5月三藩市国安盎格国民银行到商学研究所招聘一名主修投资的研究生,费雪争取到这个机会,受聘于该银行当一名证券统计员(即是后来的证券分析师)。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
 
1929年美股仍然涨个不停,但离股灾已经不远,不同于格雷厄姆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费雪成功地预测到了。
 
费雪评估美国基本产业的前景时,见到许多产业出现供需问题,前景相当不稳。1929年8月,他向银行高级主管提交一份 “25年来最严重的大空头市场将展开。”这可以说是一个小伙子一生中最令人赞叹的股市预测。
 
这可以说是一个小伙子一生中最令人赞叹的股市预测,但费雪仍然买入了一些低市盈率的股票。他说:“我免不了被股市的魅力所惑。于是我到处寻找一些还算便宜的股票,以及值得投资的对象,因为它们还没涨到位。”
 
费雪投入几千美元到3只股票中,这3只股票均是低P/E股, 一家是火车头公司,一家是广告看板公司,另一家是出租汽车公司。1930年美股崩溃,尽管费雪预测无线电股将暴跌,但是他持有的3只股票亦好不了多少,他损失惨重。
 
1930年1月,费雪当上部门主管。不久,一家经纪公司高薪挖角费雪。这家经纪公司给予他相当大的自由,他可以自由选取股票进行分析,然后将报告分发给公司的营业员参考,以帮助他们推广业务。但费雪干了8个月公司就倒闭了,股市崩溃给金融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
 
因为经历大股灾百业萧条,年轻的费雪找不到更理想的工作,于是选择自主创业。1931年3月1日,费雪开始了投资顾问的生涯,他创立费雪投资管理咨询公司。最初他的办公室很小,没有窗户,只能容下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
 
在此后几十年里,费雪成功地发掘出并长期持有了摩托罗拉、德州仪器等大型的超级成长股,不仅个人获得了巨大的财富,也为他在专业人士的圈子里面赢得了煊赫的名声。
 
在费雪的投资生涯中,最成功的、也最为后人所称道的就是1955年,在摩托罗拉还是一家无名小公司的时候,他就断然大量买入其股票并长期持有,在此后的20多年里,摩托罗拉迅速成长为全球性的一流公司,股价也涨了20多倍
 
尽管投资生涯超过半个世纪,但菲利普·费雪真正投资的股票只有 14 支,其中收益最少的有 7 倍,最多的高达几千倍。
 
作为一名一流的投资大师,费雪显得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各种访问,以致于在一般投资者中并不知名,但是1959年他的名着《怎样选择成长股》一经出版,立时成为广大投资者必备的教科书,该书随即成为《纽约时报》有史以来登上畅销书排行榜的第一部投资着作。
 
菲利普·费雪是长期持有成长股投资理念的倡导者,同样属于价值投资者,费雪更偏重于研究企业的成长性,被誉为“成长型价值投资之父”。费雪的重要贡献,就是提出研究分析企业不能仅停留在财务数字上,而应该从实际对企业的访谈中观察企业的实际经营管理。
 
费雪现已被视为现代投资理论的开路先锋之一,“成长股”这一概念也随着该书的畅销而成为投资者耳熟能详的名词,追寻“成长股”的“成长型投资”更是自此成为了美国股市多年以来的主流投资理念之一。
 
费雪与巴菲特
 
巴菲特曾经说:“我的方法15%来自费雪,85%来自格雷厄姆。” 这句话被广泛引用,但是请注意这是1969年说的话。在此之后,巴菲特渐渐明显地转到费雪的理念上,选择购买数量有限的企业,并持有多年。
 
费雪对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形成具有重大意义,正是在投资西斯糖果时接近3倍的净资产收购溢价使得巴菲特勇敢的跨出了格雷厄姆投资理念的框架。
 
作为在巴菲特的成长之路上,对其影响深远的两位导师,格雷厄姆和费雪的不同是非常明显的。
 
格雷厄姆是一位数量分析师,强调可测量的数值:固定资产、当前盈利,以及分红。他的调查研究限于公司文件和年度报告,他不会花时间调查客户、竞争对手或管理层的情况。
 
费雪的方法与此不同,他是质量分析师,强调那些他认为能提高公司价值的因素:公司前景、管理层的能力。 因此,格雷厄姆的兴趣仅仅在于购买便宜股票,费雪的兴趣在于购买那些长期而言,有潜力提高内在价值的公司。
 
早年间,巴菲特师从格雷厄姆,信奉“烟蒂投资法”,不断以低价买进伯克希尔,并在1965年接手管理层。1965至1969年,伯克希尔净资产增长近1倍,年化18.4%,而股价由1964年的19美元迅速增长至66美元。
 
20世纪70年代后,巴菲特受费雪影响,投资理念从“以低价买入普通的公司”进化为“以合理价格买入伟大的公司”,因此解散了巴菲特合伙人公司,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伯克希尔的经营上。
 
1987年,巴菲特在福布斯杂志上撰文特别推荐费雪的书《怎样选择成长股》。他称费雪像格雷厄姆一样,是投资界的巨人。
 
巴菲特表示,我在格雷厄姆的影响下形成了自己的投资策略。我前往哥伦比亚大学就读商学院,拜在格雷厄姆门下。如果你采用格雷厄姆的投资方法,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不会亏钱。从本质上讲,他的投资方法是非常量化的,而你必须做得相当不错。
 
在另一方面,随着你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拥有的资金越来越多,运用这种方法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这时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卓越的公司就要好于以低廉的价格买入平庸的公司了。
 
采用“捡烟屁股”的办法,你可以在地上找到还能吸一口的烟屁股,把它捡起来,点上后就可以免费吸一口。你可以一直这样做,免费吸到许多口香烟。这是一种方法,以前我就是这么做的。我通过量化分析,寻找估值非常便宜的股票。
 
巴菲特称,在接触到费雪之后,我开始寻找更出色的公司。以前我寻找的是估值非常便宜而且较为出色的公司。
 
现在,我们寻找的是优秀的公司,而不是只图便宜。铁路运输行业的前途远大,未来10年乃至100年都会表现良好。伯灵顿北方圣菲铁路公司(Burlington%20Northern)现在税前盈利60亿美元,而几年前我们收购它之前才30亿美元。
 
我们现在更加趋向于采用费雪的投资理念,而减少对格雷厄姆投资理念的依赖,那是因为我们管理的资金规模更大了。如果资金规模较小的话,那么我们会考虑安全边际较高/估值较便宜的股票。
 
巴菲特表示,我非常幸运在我年轻的时候就遇到两位分别代表两类投资风格的大师,把两位大师的思想综合在一起,让我获得了非常巨大的好处。
 
读了费雪的两本书《怎样选择成长股》和《股市投资致富之道》之后,我就想去找费雪当面请教。当我见到费雪时,他本人和他的思想都深深打动了我。费雪非常像我的导师格雷厄姆,为人也非常谦逊,在精神上也非常慷慨,也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老师。
 
从费雪那里我了解到了“聊天法”(scuttlebutt)的价值:走出去,和竞争对手、供应商、客户们交谈,彻底弄清楚一个行业或者一家公司实际上是如何经营运作的。运用费雪的方法,详细了解企业,再结合格雷厄姆所传授的定量分析的纪律,将会使你能够做出明智的投资决定。
 
巴菲特说:“当我见到费雪的时候,他的人如同他的思想一样让人印象深刻,就像格雷厄姆一样,费雪为人谦逊,有丰富的精神世界,是一位非凡的老师。格雷厄姆和费雪的投资路径虽然不同,但他们在投资的世界里平行。”
 
对于此前“15%来自费雪,85%来自格雷厄姆”的言论。巴菲特后来接受采访表示,“我认为我是100%的菲利普·费雪和100%的本·格雷厄姆。他们两人的观点并不冲突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费雪的投资理念
 
费雪一生异常低调,几乎从不接受访问。1987年,79岁的费雪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采访,总结了他一生的投资思想。
 
问:你好像不喜欢买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 4 只核心的股票,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们代表了我的投资组合。另外,我还会用少量的钱去买一些有潜力进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 5 只。目前,我不太确定,如果要我现在买,我会只买其中的 2 只股票,而放弃其他 3 只。
 
每个 10 年我都会这样做,从 30 年代的 2 只股票开始,我总共发现过 14 只核心股票,这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但是,这么多年里它们为我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少的都有 7 倍的投资回报,最多的收益甚至能达到几千倍。
 
我还买过 50~60 只其他股票,它们都让我赚了钱。当然,我也亏过钱,有两次投资缩水过 50% ,还有很多次损失 10% 的经历,这其实就是做投资生意的成本。
 
然而,大多数的情况是,一只股票温和地下跌后,我会买入更多,最后它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回报。
 
但是,这些例子和那 14 只赚大钱的股票相比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持有它们的周期都很长,最短的都有 8~9 年,最长的有 30 年。
 
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到赚许多次小钱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报,为此我愿意等待。
 
问:那什么样的股票才是你说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们应该都是低成本的生产商;在行业中应该是世界级的领导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标准;它们现在应该拥有有前途的新产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问:你似乎非常强调公司的管理,是吗?
 
答:认识一家公司的管理有点儿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个女孩,就必须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寻找那些你喜欢的公司,那些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能解决你和你客户之间问题的公司。
 
我的兴趣主要是在制造业(我不喜欢用科技公司这个词)的公司,因为他们总能通过对自然科学的发现,来拓展市场。
 
其他领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们都是极好的机会,但是我并不擅长。我觉得,很多人投资的缺陷就在于他们希望什么交易都涉及,但是一个都不精通。
 
问:你现在会寻找其他股票吗?
 
答:我会花很多时间来研究,并不急于买入。在一个连续下跌的市场环境中,我不希望过快地买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
 
问: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还会参考其他什么因素?
 
答:当我与客户强烈地争论某项投资时,比如他们不情愿地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做吧」,这种时候的投资应该是恰到好处。
 
如果我说「让我们买 1 万股吧」,而他们说「为什么不买 5 万股呢」,这种时候其实是在告诉你已经买迟了。
 
我也不会买市场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参加某只科技股的会议,会场里面挤满了人,只有站着的地方,那么通常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现在不是买入这只股票的时候。
 
问:听起来,你像是一个逆向投资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个 100% 的逆向投资者。当城市中的人们看到新式汽车将淘汰老式街车的时候,有人会想既然没人愿意买老式街车的股票,那我就买它们吧,这显然是荒唐的。
 
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数人接受的行为方式中的谬误,这正是投资获得巨大成功的要诀之一。
 
问:作为投资者,你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是什么?
 
答:你紧张兮兮地想着今天买入,明天就卖出,这是最为糟糕的情况。这是一种「小赢」的策略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长期投资者,那么你的收益实际上会大得多。
 
我曾经的一个早期客户说,「没有人会因为收获盈利而破产」,这句话是对的,但同时也非常不现实。
 
你收获盈利的确是不会破产,可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资这门生意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迟早会犯错。
 
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认为他们是长期投资者,但是却依然在他们最喜欢的股票上,做着买进卖出的游戏而浑然不觉。
 
问:巴菲特曾经说他的投资哲学85%来自格雷厄姆,15%来自于菲利普 费雪。格雷厄姆和你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答:投资有两种基本的方法。一种就是格雷厄姆所倡导的,它的本质是找到极其便宜的股票,这种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会用财务安全来保证这一点,也许会出现下跌,但是不会深跌,而且迟早价值会使其回归。
 
我的方法则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价格也不太贵,而且它的未来会有非常大的成长。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对短一些时间内就会有所表现。尽管有的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会启动,但是错误在所难免。如果一只股票真的很不寻常,它在短时间内也会有可能大幅上涨。
 
格雷厄姆曾经讲过,他的方法的劣势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实际上人人知晓,他们都会用该法则挑选股票。我不想说我的方法就是投资成功的唯一法则,但是我想,说这话可能有点自负,“成长投资”这个词在我开始投资事业之前还没人知道呢。
 
在投资中,选对赛道往往比努力更重要。费雪重视公司的成长性,重视利润率,重视管理层的好坏,与优秀的人同行,与优质的上市公司一起成长。

上一篇:浙江:前两月经济开局良好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